構建和完善政府決策支持系統的價值內涵

2019-10-28
28 2019-10

10:29

分享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徐曉明

  我國國家治理體系是黨領導下管理國家的一系列制度,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和黨的建設等各領域體制機制、法律法規,是一整套緊密相連、相互協調的國家制度安排。政府決策支持系統隸屬于國家治理體系,是構建法治與服務型政府的前端和基礎,是國家治理實踐價值內涵與治理效能的集中體現。將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對于中國的政治體制發展乃至整個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具有深遠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政府決策支持的內涵定位

  政府決策支持系統是政府對市場經濟、社會發展開展政策研究分析和進行決策判斷的依據,是充分發揮政府在宏觀調控方面獨特的政策優勢與科學的決策價值的體現。它有助于推動政府職能轉變,增強政府公信力,發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進而將制度優勢轉化為國家治理效能。構建一個新型的、面向政府決策者和公眾參與者,可度量、可模擬、可監控、可校正、可反饋的精細化政府決策支持綜合系統,并充分發揮其價值十分必要。

  計劃經濟時代,政府決策就是傳統的政策控制,“一刀切”式執行政策的現象時有存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時代,政府決策逐漸轉向政策反饋模式,對政策“控中有調”“策中有饋”雙向融合是必然趨勢。從根本上講,政府構建精細化決策支持綜合系統要抓住兩個關鍵所在:一是增強決策執行的準確性,一是克服政策調整的滯后性,從而科學把握決策支持的實施。

政府決策支持的內涵體現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前,我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在這樣的國際國內背景下,政府決策支持需求呈現出時限短、涉及面寬、綜合性強、政策性強等特點,這決定了政府決策支持易出現“謀”與“斷”相對分離的問題。所以,政府決策支持必須立足于社會與經濟發展中的問題,完善“問題分析—政策研究—聽證論證—決策支持—反饋評價”五段式綜合系統建構,從而將傳統的“經驗決策”轉變為“數據決策”,由“事后諸葛”轉變為“事前預測”,由“被動執行”轉變為“主動決策”。具體而言,政府決策支持系統價值內涵體現在:

  決策要素的新應用?;チ痛笫?、云計算等信息化新技術手段需被應用到政府決策支持系統中去,大幅度降低綜合決策成本,提升政府決策效能。

  決策標準的新支撐。大數據和信息化推動政府管理走向政府治理,實現政府科學決策、精細治理、精準服務、精確監管、高效協同,成為提升國家治理現代化水平的重要舉措。

  決策參謀的新智慧。發揮好國家高端智庫以及其他各級各類智庫對決策支持的參謀助手作用,為政府決策提供前瞻性、戰略性的研判。

  決策運行的新服務。加快服務型政府建設,打造服務決策、服務實踐、服務社會的政府與社會協同參與治理模式。

  決策支持的新生態。要塑造良好的決策支持發展新生態,既要做出決策支持的終端產品,還要做好關鍵信息的驗證報送,填補“信息驗證服務”決策拼圖的關鍵空缺,認識到數據、信息、研究報告等分工、協同作戰的重要性,從而發揮大數據分析、信息驗證反饋的價值,有效縮小甚至阻止可能產生的決策偏差。

創新政府決策支持系統運行機制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強化互聯網思維,利用互聯網扁平化、交互式、快捷性優勢,推進政府決策科學化、社會治理精準化、公共服務高效化,用信息化手段更好感知社會態勢、暢通溝通渠道、輔助決策施政”。這闡釋了政府決策支持系統的發展重點和運行要求。2019年5月,《重大行政決策程序暫行條例》發布,對重大行政決策事項范圍、重大行政決策的作出和調整程序、重大行政決策責任追究等方面作出了具體規定。據此,提出如下具體建議。

  利用好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信息化技術支撐,打通政府大數據和社會大數據,構建數據存儲分析決策支持系統、智能模擬決策支持系統、決策支持執行系統、決策支持監督系統、決策支持糾錯系統、綜合決策反饋評估系統等,最終保障決策前支撐分析、決策中矯正微調、決策后監測評估的綜合決策支持系統的運行開發。

  設立“政府決策支持系統領導小組”。打破機構和地域的限制,由中央統一管理。首先,建議區別于傳統機構的等級管理約束,采取“行政弱化”的管理模式。傳統行政管理模式易導致宏觀政策被部門化、割裂化,政策出現“項目化”“標準化”。其次,建議采取扁平化管理模式,政策研究與決策支持過程中將專業化分工、系統化評估相結合,完善政策預警校正機制,形成決策支持系統全鏈條、閉合環的創新管理機制。

  更好發揮社會機構支持作用。首先,培育建設高水平智庫,打造可以生產并提供科學、有效決策支持產品的機構,推進實施政府購買決策支持服務的舉措。其次,注重并加強對知識產權的?;?,將知識付費的價值理念推廣到全社會。最后,采取開放式原則,將決策支持服務購買納入整個公共服務購買體系中去。重點考慮在信息和數據收集、分析、存儲、整合的層面,調動起社會最廣泛資源和最大參與度。

  建立決策支持機構協作配合和有效銜接機制。以數據為起點,建立彈性支持系統,便于收集整合數據資源。主要依托兩個平臺:一是大數據公共服務平臺,即國家大數據中心和各層級政府大數據中心;二是專家學者智庫平臺,即依托多學科、多維度、多視角、多專業的各類智庫機構,通過專業化分工協作形成合力,發揮決策支持和咨政建言作用。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編:畢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