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再多,氣也不能少”

2019-11-06
06 2019-11

10:15

分享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王言彬

     69年前的十月,中國人民志愿軍跨過鴨綠江赴朝參戰,抗擊悍然入侵朝鮮半島的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毛澤東總結道:“美國人鋼多氣少,我軍鋼少氣多?!敝泄嗣裰駒婦愿稚倨嘍鑰垢侄嗥俚那致哉?,打出了軍威、打出了國威,為年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氣勢洶洶、不可一世的美軍,仗恃的是他們充足的鋼鐵武器、彈藥。1950年,美國的鋼鐵產量是8772萬噸,是新中國鋼鐵產量的142倍,當時美國的人均收入1600美元,新中國只有區區20美元,連美國的零頭都不到。19世紀和20世紀前半期的戰爭,尤其是兩次世界大戰表明,擁有鋼鐵產量多的一方,具有贏得戰爭的巨大優勢。從軍事裝備上來講,中美兩國軍隊確實是天壤之別。

  這是一場硬實力完全不對稱的戰爭,但中國卻是打出了威名。正像毛澤東所預言的那樣:“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p>

  在朝鮮戰場上,美國領頭的“聯合國軍”,自恃裝備精良,口出狂言,想要速戰速決,急于在當年圣誕節前結束戰爭。美軍肆無忌憚將大量的鋼鐵炸彈傾瀉在朝鮮國土上。當年美國人均鋼產量接近半噸,可以造半輛吉普車,而中國人均只有7兩,連做一把刺刀都不夠。剛剛從國內解放戰爭硝煙中走出來的我軍將士,被迫進行了一場震驚中外的“氣”與“鋼”的較量。

  以中外軍事史上著名的上甘嶺戰役為例,交戰雙方誰也沒有想到,這處小小的山嶺最后會成為抗美援朝的象征。美軍的作戰計劃稱為“攤牌行動”,圖謀通過這次作戰成果增加停戰談判的籌碼。美軍的如意算盤是,投入兩個營的兵力、用5天的時間和200人傷亡的代價占領上甘嶺。大大出乎他們意料的是,原本以為只是一場規模不大的戰斗,硬是打成了一場戰役:美軍前后調集6萬多兵力,投入大炮300余門、坦克170多輛,出動飛機3000多架次,對志愿軍兩個連所在的面積只有3.7平方公里的兩個山頭陣地,發射炮彈190多萬發、空投炸彈5000余枚。炮火密集程度甚至超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最高水平,以至于志愿軍陣地山頭被削低了兩米,高地的土石被炸彈“深翻”了一遍又一遍,山石炸成了粉末。整個戰役持續達43天之久,陣地被反復爭奪59次,敵人900多次沖鋒被我軍打退。敵人以超過原計劃百倍的傷亡代價最終換來失敗的結果。

  對于抗美援朝戰爭,毛澤東曾這樣評點說:“志愿軍打敗了美國佬,靠的是一股氣,美軍不行,鋼多氣少?!薄案幀筆侵肝淦髯氨?,而“氣”是指戰斗意志、斗爭精神。美帝國主義的“鋼”沒有壓倒英勇頑強的志愿軍,志愿軍的“氣”卻戰勝了不可一世的強敵。

  盡管志愿軍依靠勇往直前的浩然正氣和旺盛斗志硬是頂住了美帝為首的“聯合國軍”的進犯,但抗美援朝戰場上的現實也讓新中國認識到與西方發達國家的巨大差距,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人民走上了加快國家工業化和現代化的道路。

  新中國在短短70年間把一個一窮二白的落后國家建設成為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所列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工業增加值從1952年的120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30多萬億元,按不變價計算增長約971倍,年均增長11%。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10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超過美國成為第一制造業大國。仍以鋼鐵為例,1949年我國鋼產量只有15.8萬噸,只占當年世界產鋼量的0.1%,到了2018年,我國鋼產量已經超過9億噸,增長5799倍,長期占據世界鋼鐵半壁江山。

  我國已多年位居世界鋼鐵產量第一,武器裝備科研生產也取得了長足的發展。作為第一鋼鐵大國,我們有傲視世界的生產能力,但仍需要保持和強化我們“氣”多的優勢,戰斗意志、斗爭精神一絲一毫也不能少。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一再強調,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項長期的艱巨的歷史任務,我們正在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行百里者半九十。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絕不是輕輕松松、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全黨必須準備付出更為艱巨、更為艱苦的努力?!薄笆迪治按竺蝸?,必須進行偉大斗爭?!泵娑災湊佳?、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和精神懈怠危險、能力不足危險、脫離群眾危險、消極腐敗危險,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黨正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進行偉大斗爭,必須充分認識其長期性、復雜性、艱巨性,進一步發揚斗爭精神,增強斗爭本領,不斷奪取偉大斗爭的新勝利。

  歷史的經驗反復證明,我們黨是敢于和善于斗爭的黨,更是敢于和善于勝利的黨。斗爭未有窮期。今天,開展新時代的偉大斗爭,必須吹響進軍號,不打退堂鼓。只要全黨和全國人民斗志不減,一代又一代接續奮斗,讓志氣、正氣、勇氣、豪氣、底氣、銳氣、朝氣鼓滿心胸,氣貫長虹,勇往直前,就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撼動我們偉大祖國的地位,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擋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前進步伐。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省部班學員,中央保密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國家保密局副局長〕

(責編:張保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