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新時代條件下的“偉大斗爭”

2019-10-22
22 2019-10

15:19

分享
來源:《中國黨政干部論壇》作者:牛先鋒

  問題: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我們黨要團結帶領人民有效應對重大挑戰、抵御重大風險、克服重大阻力、解決重大矛盾,必須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偉大斗爭的內涵是什么?如何進行偉大斗爭?

  2012年黨的十八大提出,“必須準備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偉大斗爭”,在2017年的“7·26”重要講話中,他第一次提出要“進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并且把偉大斗爭列為“四個偉大”之首。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進一步詳細論述了“四個偉大”的內容和相互關系,并向全黨發出“必須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的號召。黨的十九大以來,談論“偉大斗爭”成為一個熱點話題。那么,偉大斗爭的內涵是什么?又如何進行偉大斗爭呢?本文緊扣習近平總書記的相關論述,從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出發,根據憲法和黨章相關規定,嘗試著對這個問題進行回答。

  一、“偉大斗爭”首要的是同背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方向,走“老路”、走“邪路”的企圖進行斗爭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每到一個關鍵的節點,面對國內外環境的激劇變化,“舉什么旗,走什么路”的問題都會被重新提出來,也都需要進行“偉大斗爭”才能最終被確立起來。

  回顧改革開放40余年的歷史,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篇大文章,鄧小平為它確定了基本思路和基本原則,成功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國內外形勢劇變的關鍵節點,江澤民十分明確講了兩句話:“一句是堅定不移,毫不動??;一句是全面執行,一以貫之?!保ā督竺裎難 返?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57頁)毫不動搖地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方向,成功地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推向21世紀。進入新世紀以后,面對實現什么樣的發展、怎樣發展的基本問題,胡錦濤堅定地指出:“我們要始終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不動搖,做到思想上堅信不疑、行動上堅定不移,決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決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而是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保ā逗跆撾難 返?卷,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第159頁)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成功地堅持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發展站在了一個新的歷史方位。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科學社會主義在21世紀的中國煥發出強大生機活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文化不斷發展,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然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后,我國發展的國內外環境也出現了許多具有新的歷史特點的變化,為我們提出了一些需要解決的新的歷史性課題,我國面臨一系列新的風險與挑戰。在這個關鍵節點,“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成為一個重大的時代課題,“舉旗走路”又成為一個事關黨和國家命運的生死選擇。

  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偉大斗爭”時,是這樣寫的:“實踐充分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根本方向,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項長期的艱巨的歷史任務,必須準備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我們一定要毫不動搖堅持、與時俱進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斷豐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特色、理論特色、民族特色、時代特色?!?017年的“7·26”重要講話和黨的十九大報告論述“偉大斗爭”,是同堅持黨的領導和加強黨的建設、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實現民族復興的偉大夢想緊密聯系在一起的。

  黨的十八以來的這些重要文獻清晰地表明,“偉大斗爭”的首要指向就是,同改變、歪曲、背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思想和行為進行決不妥協的斗爭,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正確方向。

  二、“偉大斗爭”就是要創造性地解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各種矛盾和問題,具備敢于擔當、敢于斗爭的精神和能力

  辯證唯物主義認為,矛盾無處不在,無時不有。舊矛盾的解決過程也是新矛盾的產生過程,而解決矛盾就要進行斗爭。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社會是在矛盾運動中前進的,有矛盾就會有斗爭。我們黨要團結帶領人民有效應對重大挑戰、抵御重大風險、克服重大阻力、解決重大矛盾,必須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任何貪圖享受、消極懈怠、回避矛盾的思想和行為都是錯誤的?!閉庖恢匾凼?,是矛盾學說在治國理政中的具體運用。

  黨的十八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多種場合和語境下使用“斗爭”一詞。例如,“堅決把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進行到底”“黨內要開展積極健康的思想斗爭”“面對歪風邪氣敢于堅決斗爭”“對各種危害法治、破壞法治、踐踏法治的行為要挺身而出、堅決斗爭”“扎扎實實做好軍事斗爭準備各項工作”“堅定不移開展反分裂斗爭”“打擊‘三股勢力’斗爭仍然任重道遠”“積極主動同西方國家形形色色的?;ぶ饕遄鞫氛薄耙⒀鋃氛?,既要敢于斗爭,又要善于斗爭”,等等。這些論述涉及政治經濟文化、內政外交國防,包括治國理政方方面面,既指明了“偉大斗爭”的對象,又要求全黨必須具有“偉大斗爭”的精神和能力。

  第一,進行“偉大斗爭”就是更加自覺地堅持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堅決反對一切削弱、歪曲、否定黨的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言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也是最大的政治優勢。堅持社會主義與堅持黨的領導是統一的,建設社會主義、實現共產主義,是共產黨的奮斗目標。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而不是任何其他別的什么主義,必須對破壞和動搖我國根本政治制度、基本經濟制度和其他各項具體制度的言行進行堅決斗爭,積極推進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的有機統一,始終保持我國現代化建設的社會主義方向。

  第二,進行“偉大斗爭”就是要更加自覺地維護人民利益,堅決反對一切損害人民利益、脫離群眾的行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中國共產黨的根本宗旨;一切為了群眾,一切依靠群眾,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是我們黨的群眾路線的基本要求;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把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作為黨的根本政治立場。黨的群眾路線是黨的生命線,任何背離黨的群眾路線、違背黨群關系的言行,都是對黨的初心的背叛、對黨的生命的傷害,必須對此進行斗爭。特別是對于各種違背和侵害群眾利益的腐敗現象,必須以猛藥去疴、重典治亂的決心,以刮骨療毒、壯士斷腕的勇氣,堅決把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進行到底。

  第三,進行“偉大斗爭”就是要更加自覺地投身改革創新的時代潮流,堅決破除一切頑瘴痼疾。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改革是我們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的重要方面。要打破利益固化樊籬、破除制度體制障礙,必須調整原有的利益格局,而利益格局的調整必然會涉及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從改革的主體來看,黨的各級領導干部既是改革的領導者、實施者,又是改革的對象,沒有自我革命的勇氣、沒有刀刃向內的氣概、缺乏自我斗爭的精神,全面深化改革就很難有所突破。從改革的內容來看,改革也是一種體制和機制創新,“破舊立新”兩者都需要突出重點、對準焦距、找準穴位、擊中要害,要擊破舊體制的障礙,推出一批能叫得響、立得住、群眾認可的硬招實招,這些都需要有偉大斗爭的精神和能力。

  第四,進行“偉大斗爭”就是要更加自覺地維護我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堅決反對一切分裂祖國、破壞民族團結和社會和諧穩定的行為。

  第五,進行“偉大斗爭”就是要更加自覺地防范各種風險,堅決戰勝一切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領域和自然界出現的困難和挑戰。

  梳理習近平總書記的有關論述,可以看出“偉大斗爭”的基本含義就是,要創造性地解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后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各種矛盾和問題。面對新形勢新挑戰,全黨要充分認識這場偉大斗爭的長期性、復雜性、艱巨性,發揚斗爭精神,提高斗爭本領,既要敢于斗爭,又要善于斗爭,在事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前途命運的大是大非問題上堅定不移,在改革發展穩定工作中敢于碰硬,在全面從嚴治黨上敢于動硬,在維護國家核心利益上敢于針鋒相對,在困難面前不低頭,在挑戰面前不退縮,不拿原則做交易,不在任何壓力下損害中華民族根本利益。

  三、“偉大斗爭”絕不是階級斗爭,斗爭的方式也不是大規模的群眾運動

  馬克思主義講“斗爭”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從普遍意義或者哲學層面來講的,即事物內部或事物之間的矛盾對立,矛盾的雙方既對立又統一,推動著事物向前發展;一種是從社會關系領域來講的,主要是推翻舊制度、建立新社會的階級斗爭。

  就社會領域的階級斗爭而言,馬克思主義認為,階級是同生產發展的一定階段相聯系的,階級關系是一種經濟關系。階級斗爭的根源在于經濟利益的根本對立,而“一切階級斗爭都是政治斗爭”(《馬克思恩格斯》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0頁)。階級“斗爭的結局都是整個社會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爭的各階級同歸于盡”(同上,第31頁)。馬克思主義階級斗爭學說告訴我們:第一,階級反映的是一種經濟關系,不能依據其他標準人為地劃分階級;第二,階級斗爭根源是經濟利益根本對立,不能從主觀意志出發人為地制造階級斗爭;第三,階級斗爭的結果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是政權的更替。把階級和階級斗爭根源追溯到經濟生產基礎之上,這是馬克思主義與以往資產階級學者階級斗爭觀點的最根本區別,也是正確理解階級斗爭的關鍵。

  在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農民是同盟軍,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改革開放中產生的新社會階層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他們都是國家的主人,根本利益是一致的。2018年3月新修訂的憲法載明:“在我國,剝削階級作為階級已經消滅?!保ā噸謝嗣窆埠凸芊ā?,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第4頁)2017年10月新修訂的黨章載明:“在現階段,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保ā噸泄膊癡魯獺?,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7頁)因此,“偉大斗爭”理所當然也就不是指階級斗爭了。

  既然,剝削階級作為階級已經消滅,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階級斗爭的條件也就不存在了,那么,階級斗爭是否還以其他形式存在呢?憲法緊接著載明:“階級斗爭還將在一定范圍內長期存在。中國人民對敵視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內外的敵對勢力和敵對分子,必須進行斗爭?!保ā噸謝嗣窆埠凸芊ā?,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第4—5頁)黨章也這樣規定:“由于國內的因素和國際的影響,階級斗爭還在一定范圍內長期存在,在某種條件下還有可能激化,但已經不是主要矛盾?!保ā噸泄膊癡魯獺?,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7頁)以憲法和黨章為依據,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結論:階級斗爭只是在一定范圍內存在,這種斗爭已經不是革命時期所講的兩個階級之間的斗爭;斗爭的對象也發生了改變,主要是“敵視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內外敵對勢力和敵對分子”,而不是完整意義上的階級。因此,斗爭的方式也必然要相應變化,對內斗爭更多地要運用法律、經濟、行政等手段,依法治理國家;對外斗爭也要依據相關國際法律法規慣例等方法,堅持“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進行。無論國內還是國外,斗爭的方式都不應該再是大規模的、急風暴雨式的群眾運動。

  社會變革方式通常有兩種。一種是突變性質的,即發動革命,搞急風暴雨式的階級斗爭,推翻舊制度,建立新制度;一種是漸進式的,即通過自我改革,革除體制機制的弊端,不斷促進制度的完善、鞏固、創新,進而鞏固政權、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突變性質的階級斗爭最終指向的是推翻舊政權,而漸進式改革指向的是鞏固既有政權。自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已經在全國范圍內執掌政權,實現了由領導革命的黨向執政黨的角色轉換。僅僅從鞏固黨的執政地位來看,執政黨也應該防止社會出現階級斗爭,維護社會平穩發展,而不是人為地制造階級斗爭。黨章寫得非常明確:“中國共產黨在領導社會主義事業中,必須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其他各項工作都服從和服務于這個中心?!保ā噸泄膊癡魯獺?,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9頁)“黨必須集中精力領導經濟建設,組織、協調各方面的力量,同心協力,圍繞經濟建設開展工作,促進經濟社會全面發展?!保ㄍ?,第22頁)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進程中,全黨必須嚴格遵守黨章的這一規定。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教授〕

(責編:畢陽)